学术论文
由“孺子牛”说起
作者:孙伟东  *   阅读[2258]
 
加入时间:2005/9/1

由“孺子牛”说起

东辉外国语高级中学孙伟东

    鲁迅先生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历来被推崇备至,甚至成了革命家的座右铭,而在中学教材中一旦教到鲁迅的作品,老师往往会把这两句拿出来细细讲解,以作为鲁迅是革命家的有力佐证。其中“孺子”一词往往被解释为“人民大众”。这不仅误解了鲁迅的这句诗,简直有些亵渎了这位伟大的作家,因为“孺子”是指小儿或后生、晚辈。《说文》:儿,孺子也。在《史记.留侯世家》一段中“老父”(黄石公)就连续三次叫张良为“孺子”,其中最广为流传的就是那句“孺子可教也”,显然“孺子”的称呼是长辈称晚辈的。鲁迅称“人民大众”为“孺子”,要做“人民大众”的长辈,是有悖伦理道德的,岂不荒谬?这肯定也不是鲁迅的本意。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的错误呢?除了解读作品太“阶级”之外,还因为我们缺乏对“孺子牛”这个典故的了解。这个典故出自《左传.哀公六年》:“鲍子曰:‘女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杜预注:“孺子,荼也,景公尝衔绳为牛使荼牵之,荼顿地,故折其齿。”这是齐景公溺爱小儿荼的故事,有讥讽溺爱子女的意思,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给儿孙作马牛”(《增广昔时贤文》)。后来在《清稗类钞.诙谐类.夫子自道》中有一名士自撰一联:“酒酣或化庄生蝶,饭后甘为孺子牛”直陈其爱子之情。“孺子牛”一词也引申为甘愿为后辈人效力卖命了。鲁迅诗句应是直接源于这个掌故,内容上与其“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呼应,直截了当地体现了他对爱子的仁慈之心,对青年后辈的爱心。教材中《为了忘却的纪念》、《纪念刘和珍君》等课文都表达了这层感情。把“孺子”理解为“人民大众”显然是任意拔高了。

    可见,掌握一些典故对于我们语文教师、我们的学生正确理解作品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尤其在正确理解诗词方面,典故更是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稼轩词的一大特点便是善用典,甚至被后人诟病为“掉书袋”,这里我们不论其褒贬。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要比较正确地理解辛词,是非要懂点典故不可的。01年的上海语文高考中考了一首辛弃疾的《摸鱼儿》,出题者也许是怕考生不能理解,特地加了两个注释,把“长门事”和“蛾眉曾有人妒”这两个典故告诉了考生,这本来无可厚非,也体现了典故的重要,但第一个注释实际上是有些问题的,最后说“陈皇后复得宠幸”,这种说法大概是来自于司马相如的《长门赋》,但与史传记载的不符。按史传记载:陈皇后贬居长门宫后,并未再得宠幸。辛弃疾显然用了史实,否则哪来“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这与作者当时不被重用的处境和全词的主旨也是一致的。而这个注释说得不客气就是误导学生。辛词难解的确是难在典故啊!我们更应该在平时注意积累了。尤其是在教材中出现的一些典故。比如,《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典故,《画意绵绵》中王昭君的典故,《垓下之围》中项羽兵败乌江的典故,《毛遂自荐》中毛遂自荐的典故,《荆轲刺秦王》中荆轲的典故……我们很难想象不知道王昭君的典故而能理解“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杜甫)、“毛延寿画欲通神,忍为黄金不顾人。马上琵琶行万里,汉宫长有隔生春。”(李商隐)“意态由来画不得,当年枉杀毛延寿”(王安石)、“汉恩自浅胡恩深,人生乐在相知心”(王安石)、元杂剧《汉宫秋》(马致远)等这些作品;不知道项羽兵败乌江的典故而能理解“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杜牧)、“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为君王卷土来?”(王安石)、“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李清照)等作品;不知道荆轲刺秦王的典故而能理解陶渊明的《咏荆轲》。

    典故还能帮助我们更正确深入地理解一些词语、成语,同时增加我们的词汇量。比如《画意绵绵》中出现的“青睐”一词就源于阮籍的一段典故。青白眼,“白眼”有轻视之意,青眼反之。通过青眼由此滋生出一串变体词语。“青”与名词结合构成的有“青目”、“青眸”、“青眼客”等;“青”与动词又间接滋生出“青盼”、“青睐”、“青顾”、“垂青”、“垂青顾”等;成语“另眼相看”、“另眼相待”也是青白眼的滋生词。很显然,通过这个典故,我们既理解了课文中的“青睐”一词,又掌握了不少与之相关的词汇。另外许多成语都有典故来历,像“运斤成风”、“五十步笑白步”、“郢书燕说”、“白头如新”等等。只有了解了它们的典故来历,我们才能更明确其意义。比如,变本加厉这个成语源于萧统《文选序》,“盖踵其事而增华,变其本而加厉”本意为比原来更加发展(褒义),今谓变得比本来更加严重(贬义)。不少同学由于不了解其演过程,往往写成“变本加利”,而变成“作买卖”了。

    典故还是我们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的桥梁。如《鸿门宴》中范增劝项羽进功刘邦时说:“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文中所谓的“天子气”又称“王气”或“旺气”(王与旺通假,读去声),是阴阳学家占候术语,此气实为五彩云霞或日晕,后来又叫庆云、景云或《西游记》中(民间)叫五彩祥云。这原先只是一种天文现象,却被封建皇帝利用这种天象自我神化,以表示自己是“奉天承运”,是真正的“龙种”。陈胜吴广的“狐鸣鱼书”,刘邦的其母梦蛟龙而孕,李世民的“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唐书),……几乎所有皇帝都用了这一花招,统治者们的想象力真是太贫乏!不仅皇帝有“王气”,一些城市,尤其是国都往往也有“王气”。被说的最多的大概要算“金陵王气”,“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刘禹锡)、“玉树歌残王气终,景阳兵合戍楼空。”(许浑)、“山水寂寥埋王气”(王安石)……类似的诗句在唐宋诗词中大量存在。说得频繁,一是因为有天文地理的原因(金陵是水乡,地低气湿,极易形成“王气”),二是因为“王气”在这些诗词中已不再指人运,而往往表现诗人对国运的担忧了。再比如,像杨柳。中学时代读茅盾的《白杨礼赞》,只懂得白杨的勇敢向上的精神,却不知道这是茅盾一反杨柳传统意象的写法。后来才知道“杨柳”是一个有特殊文化含义的语汇,使得诗人骚客们形成了咏“杨柳”的传统。正像钱穆先生在他的《中国文学讲演集》中说的:“中国诗人上下千万数,诗集上下千万卷,殆无一人不咏杨柳,殆无一集无咏杨柳诗。”最早的咏柳典故出处大概要算《诗.小雅.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后来像唐朝灞桥折柳,梦得的《杨柳枝词》,耆卿的杨柳岸……无不体现了“杨柳依依”的文化传统。这样的例子真是举不胜举:阴阳与古今地名,月亮神话与诗词,古人的“尚左”“尚右”,冠、亚、季军的来历,梅兰竹菊的文化内涵……而这些典故都与我们的古代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是我们在教学过程中应该关注的。

    希望“孺子牛”这样的错误不再发生,希望典故在我们的语文教学尤其在文言文与诗词教学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参考书目:《H版高中语文教材》、《史记》、《唐诗宋词元曲》(主编萧枫线装书局)、《唐宋诗词评析词典》(主编吴熊和浙江人民出版社)、《成语词典》(长城出版社)等。
 
 
   >>>>>>相关内容:目前尚无相关内容
   >>>>>>相关图片:目前尚无相关图片

                                                               发布

 
 
Copyright @2005 ShangHai Donghui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东辉职业技术学校,上海金融学院附属东辉外国语高级中学 http://www.vsdh.pudong-edu.sh.cn